首页  >  专题文章  >  文章正文
shRNA表达克隆

肿瘤发生——再好的东西也要适当控制

Jul 15, 2008 No Comments

III 研究亮点

肿瘤发生——再好的东西也要适当控制       曾有文献报道原癌基因MYC可以提高microRNA(miR)簇miR-17-92的表达。然而Andrei Thomas-Tikhonenko、Joshua Mendell等人最近发现miRs普遍存在抑制MYC诱导的肿瘤生成的效应。

       研究人员以人P493-6 B细胞以及鼠淋巴瘤为研究对象。人P493-6 B细胞在Epstein-Barr感染下会发生癌变并表达一种受四环素调控的MYC;而将MYC-雌激素受体(ER)逆转录病毒构建的载体转染到缺少p53的小鼠骨髓细胞中则会形成淋巴瘤(其中MYC蛋白受它莫西芬调节)。

       实验中,研究人员采用人和老鼠的miR芯片分别分析miR在高活性MYC或低活性MYC下的表达情况。令人吃惊的是,在人P493-6 B细胞以及淋巴瘤模型中,绝大部分miR的表达量都是下调的,只有miR-17-92簇始终保持上调。

       为了进一步确定这一结果,研究人员采用RNA blots技术分析了在P493-6细胞中和在MYC表达量不同情况下的MYC-ER肿瘤细胞中的miR的表达情况。由于一些miR是由若干相关的转录子编码的,研究人员对实验条件进行了严格限制以检测家族中不同成员之间的差异。此外,他们还用先前发表过的表达MYC的Burkitt淋巴瘤芯片谱来分析人类肿瘤中miR的表达水平。这些实验都表明miR对MYC有抑制效应。

       众所周知,MYC可以结合到特定基因的启动子上以抑制它们的转录。研究人员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染色质免疫共沉淀(ChIP)和基于PCR的技术证实了MYC结合到部分编码受抑miR的序列的5′端上。

       那么,为什么这些miR会受到抑制呢?为解决这一谜题,研究人员用一种含逆转录病毒绿色荧光蛋白(GFP)构建的载体在缺失p53并表达MYC的小鼠骨髓细胞和表达原癌基因v-abl的鼠淋巴瘤中重新表达miR。这些GFP载体的转染率都控制在50%左右,然后研究人员将其中混合了GFP阳性和阴性载体的细胞注射入免疫受损小鼠体内。理论上说,如果重新表达一种可以抑制MYC诱导的(或v-abl诱导的)肿瘤生成的miR,那么在生成的肿瘤中应该几乎没有GFP阳性的细胞存在才对。但实际上在这些肿瘤中还是存在异常表达的miR-34a、miR-150、miR-195/miR-497和miR-15a/miR-16-1。有趣的是,这些miR的表达抑制了那些表达MYC-和v-abl细胞的生长,但这些miR中miR-26a仅抑制表达MYC的细胞,miR-22仅抑制表达v-abl的细胞。因此,从以上可以看出,MYC抑制的几种miR可以抑制肿瘤的生长。

       这些发现为以后对MYC以及其它在肿瘤生成中与miR表达有关的原癌基因相关的研究打下了基础,同时还提醒人们重新表达某些特定的miR具有潜在的临床治疗应用价值。

原文检索:Nature Reviews Cancer

归尘/编译

专题文章
No Responses to “肿瘤发生——再好的东西也要适当控制”

Leave a Reply


× 5 = ten